ndxzywkdj

晋江艺名:一坨卫生纸

【佐鸣】回到木叶的那一晚

    那天,回到村子的时候是晚上。

    小樱命令鸣人和佐助他们两个必须住到医院里去。

    鸣人笑着打哈哈道:“不用了吧我说,小樱,打个四战够累的啊,我现在只想倒在家里昏头大睡个十几天先。”

    小樱单手叉腰指着他:“不行,你可是断了一条胳膊,你们两个都是,况且今晚这么乱,回家怎么能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那个……”鸣人用左手挠了挠头,准备把解开月之眼后就没有再说话的某人拿来当挡箭牌,于是朝一边倾过去。

    但这个某人竟然在走神,鸣人把头靠过去,扯扯他的袖子,他都没反应。

    鸣人黑线着又用手指戳了戳,佐助终于回过神来,但依然没开口的意思,转头瞥了鸣人一眼。

    鸣人看他这样子,反倒是一愣:“你累了嘛?”

    佐助看他一眼,只淡淡地回答:“还行,怎么?”

    鸣人指了指小樱:“小樱说要让我们住院,你是怎么个想法,表个态啊。”

    佐助闻言将目光转向小樱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现在回来了,但以我的身份,可能暂时还不适合出现在木叶的公共场合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条理清晰的表态,小樱有些说不出话,她当然有很多种理由可以反驳,比如还是身体最重要之类的。但她没有那样选择,“好吧,这样,那……”

    小樱看向卡卡西,卡卡西接过话来,说:“他说得没错,可以让他们两个先住到我那里去,我负责照顾他们。”

    鸣人立马苦着脸:“才不要咧!卡卡西老师家不知道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,我不想要到那种地方去啦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什么‘奇怪的东西’啊,我住的地方可是比鸣人你的干净整洁多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。”鸣人下意识反驳,接着‘诶’了一声,反应过来,“卡卡西老师,你怎么知道我家里很乱,你去过哦?”

    “嘛……”卡卡西单手插兜,抬头望着深蓝漆黑的天空。经过一场大仗,他连说谎掩饰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就这么望着天任由鸣人喊着‘变态狂卡33’使劲拽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到底要不要去老师家啦!”小樱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。”最先回答的反而是佐助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小樱看起来很为难,而且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宇智波大宅那儿看看,”接收到小樱担忧的眼神,佐助语气平静地继续说,“放心,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我就陪他去好了。”鸣人再次倾倒在了佐助身上,一副“哥俩好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手臂断开的伤口撞击在一起,让鸣人略显欠揍的笑脸没有维持下去,嗷嗷地痛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佐助当然也不是不疼,转头就骂道,“死吊车尾,你打了场仗又把智商打掉了是吗!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手臂断了不好保持平衡啦,”鸣人掐着右边肩窝,不满道,“等等!明明之前还向我看起来很真心地道谢,怎么现在又叫人吊车尾啊!”

    “烦死了,因为你本来就是吊车尾。”佐助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!明明一人断了半只手臂的,要我是吊车尾,你就是吊车尾的吊车尾!”

    鸣人看似在生气地和佐助吵架,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在找回一点活力来。毕竟经历了昏天黑地的战斗,又和好友厮打到声嘶力竭,互相吐露了心声。这样把堆积在心底的情绪一股脑发泄出去,不觉得空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佐助看着气呼呼指着自己的那个人,附和道:“是,我就是吊车尾的吊车尾。”

    鸣人和小樱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佐助,他们有点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鸣人把胳膊伸出去:“小樱,麻烦掐我一下,完了我觉得我其实是在月之眼里。”

    小樱狠狠地给了他一下,然后说:“那我倒是希望我就生活在这样的幻想里,这样……大家都在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鸣人也赞同地沉默了。他虽然的确很累,但是充满幸福的疲惫,不用再说太多话,可以安心享受战后的放松与和平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陷入了平静。

    忍者们大多数都已经体力透支,伤者被搀扶着回到村子,送去医院,除了这一小块街道,其他地方都是令人安心的喧嚣。

    不约而同的安静是被佐助打破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天色:“喂,不是说要陪我去宇智波大宅吗,到底还去不去,天都要亮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鸣人颓下肩:“真是个没有浪漫细胞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吊车尾也有脸这么说我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吊车尾也和浪漫细胞没关系好吧,我可是好色仙人的徒弟诶,信不信我分分钟就让你感动得热泪盈眶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自来也那里就学了这些吗?让你流泪的话,我用两句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斗着嘴,不知不觉就走远了,鸣人中途转身跟小樱和卡卡西做了个“放心吧”的手势,回头继续和佐助瞎侃。

    “诶?”鸣人虽然百分之八十不相信,还是很好奇,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佐助兀自走着,断臂却平静走着的样子有些诡异,但他身边的人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佐助道:“就是,你可能不知道,在晓的那段时间,我学会了做拉面。”

    鸣人瞬间惊喜:“真的?!”本来没感觉的,被佐助这么一提,顿时觉得饥肠辘辘,这时候要是能吃上一碗拉面,真是超棒的啊!

    佐助面无表情道: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鸣人:“QAQ”

    佐助扭头看了看他:“两句,眼泪已经渗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你这是作弊啦,不算!”鸣人抹了抹眼角被饿出来的眼泪。真是的,他干嘛要去作死啊,大战以后不去吃拉面不去睡觉,却跟着这么个讨厌的家伙去什么宇智波大宅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想,但脚下的步伐却一刻也没有停止。过了这么多年,两人再并肩行走的时候,彼此都是不会再在路上拖拉的小孩子了,步伐快速而稳健,很快就到了宇智波大宅的区域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佐助只是隔着十米远望了一会,便对鸣人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看完了?”鸣人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说着佐助已经抬脚朝前走了。

    鸣人仍然在原地发呆。他看着宇智波族的这些房子,有些感慨丛生。

    佐助没走几步,便停下来,侧身等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鸣人愣完神,又低头发了会呆,抬起头看到佐助才想起来,顿时惊讶道:“在等我?……你竟然在等我?”一边快步赶上。

    “随随便便就能走神成这样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正待会也没事做,对了,我们这是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会‘……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着你久了,我自然而然就会了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一直沿着街道漫无边际地走,直到河边。没有路了,便坐下来。不知是谁先累得坐不住了,便向后直接瘫倒在草地上。双目直视之处是浩瀚无垠的星空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像又回到了刚才断了手臂醒来的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佐助的语气平静无波,“‘痛吗’?”

    “有点痛诶……等等,想和我交换立场吗,我可是没问某些人痛不痛,是你一起来就自己叫痛的哦。”鸣人躺在草地上,转了转眼珠,斜眼瞥向右边的人。

    佐助只是望着天空,喃喃道:“‘只是看到你痛,我就觉得也好痛。’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鸣人黑线道,“喂喂,干嘛啦,我可没有像你这样矫情的语气。”

    佐助这才看向他:“你说的时候比这动情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啊!”鸣人索性破罐破摔,也学着佐助的语气,恶声恶气道,“吊车尾,你真是烦死了……诶别说,这样说出来爽爽的感觉。”

-------

第一次写火影的同人,好久没动笔了,OOC的话还请见谅,这是看到剧场版REPO虐得心塞的产物,应该有后续~

评论(5)

热度(17)